网上电子游艺>彩票焦点>佰德利手机登陆 亚洲文学地图:千年文化的辉煌、痛苦、希冀、沉思……

佰德利手机登陆 亚洲文学地图:千年文化的辉煌、痛苦、希冀、沉思……

时间:2020-01-10 16:20:32作者:匿名 阅读量:1212
 

佰德利手机登陆 亚洲文学地图:千年文化的辉煌、痛苦、希冀、沉思……

佰德利手机登陆,在亚洲的47个国家,居住着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1000多个民族。几千年来,这片广袤的土地孕育了包括中华文明在内的几大古代文明,也在近两个世纪共同经历了近现代化的洗礼。辉煌,苦痛,沉思,希冀……所有这一切,都映照在从古至今的一部部亚洲文学作品之中。

从《罗摩衍那》到《玛纳斯》,诞生于南亚和中亚大陆的恢弘史诗代代相传,不曾断绝;从《鲁拜集》到《源氏物语》,丰富的哲思与情感在一千年前就被伟大的作家用精妙文字书写下来;从高银的诗歌到奥尔罕·帕慕克的小说,传统与现代,战争与民族,都在文学中得到了深刻的关照与省思。

从亚洲文学的丰富生态中,我们能看到民族的共生,文明的融通。在宗教和民族群落密度极高的西亚,阿拉伯人、犹太人、波斯人、土耳其人……都生成了自己的文学传统;在东南亚,我们能看到迁徙过去的华人作家用中文写作;在南亚和中亚,能清晰地分别发现英语文学和俄语文学的影响与痕迹……这背后当然有复杂的政治历史因素,但也证明着,文明从来都是在交流互鉴中生存与发展。

正因为亚洲文明的深厚与丰富,以个人之能力实在难以尽览。于是,我们对与中国山水相连、人文相亲的亚洲各国,往往没有充分的了解。正值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召开之际,我们以此专题,按地区撷取具有代表性的亚洲文学佳作,欣赏各位“邻居”们的文学之园。

撰文 | 新京报记者 张进

东南亚地区共有十一国: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东帝汶。从历史上看,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长期不发达,书面文学的产生也相对较晚,且在不同历史阶段被不同外来文化影响、甚至主导。多种外来文化积淀成复杂的文化源头,成为东南亚当代写作的丰富资源。

由于地理原因,中国与东南亚诸国文化交流的历史源远流长,中国文化对东南亚,尤其是越南有较为广泛的影响。加之人口迁徙,东南亚有大量华侨,19世纪后,明清小说被当地华人译介,对东南亚文学的影响不可小觑。此外,华语文学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缅甸等国的发展也很值得关注。

和中国一样,印度也与东南亚相邻。印度文化主要通过宗教的传播到东南亚,深刻影响了缅甸、老挝、柬埔寨、泰国等国的文化和文学。在印度文化之后对东南亚产生重大影响的另一文化,是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同样是通过宗教的方式进行传播,时间在十四世纪左右。现今,马来西亚的官方宗教便是伊斯兰教,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等国家也都一定程度上受到伊斯兰文化的影响。

从十六世纪开始,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国家先后开始对东南亚国家殖民,到十九世纪下半叶,整个东南亚,除泰国外,均已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这一时期的文学自然而然有着反殖民的特征。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文学作品被译介到东南亚,对东南亚文学的发展和创新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直到二战后,东南亚各国终于纷纷独立,文学也开始了新纪元。殖民和封建时代已经过去,他们的文学需要在民族文化和多种外来文化的共同作用下,面对新的现实,寻找自己的道路。

《战争哀歌》

作者:(越)保宁

译者:夏露

版本:博集天卷|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9年4月

战争对人类意味着什么?太多书籍和电影向我们讲述过。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世代的人都经历过战争的摧残,反战思想的历史悠久得和战争的历史一样漫长,但战争并未因此停止。可以预料到的是,在很远的将来,因战争死去的人还会有,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和孩子。也正因此,描写战争的文学作品具有某种普适性,更何况,在战争这一极端环境下,人性的暴露无疑是超越一般想象的。

《战争哀歌》写的是越战。大致说来,越战从1955年开始,到1975年结束,历经二十年。从历史角度来看,二十年也许不算很长,而对于任何一个人,二十年也许就是大半个、甚至整个人生。保宁生于1952年,十七岁时加入北越军队服役,是十名幸存者之一。书中的主人公阿坚同样如此。战争结束后,阿坚开始尝试书写这段经历。被湿气笼罩的丛林、一群被命运抛弃的青年士兵、士兵之间的友谊,更多的是猝不及防的死亡,像雨一样不停流下来的眼泪。敌人的身影也偶尔闪现,但敌人和他们一样,同样被死亡的恐惧慑住,被悲伤萦绕。在战争中,没有胜利者,也没有任何一种所谓的“英雄主义”比一个生命更重要。书中回忆性的文字饱含着对逝去青春的哀伤,对战争无奈的反抗。还有阿坚和阿芳之间的爱情,也随之而逝。正如书名所暗示的,战争,对人类而言,只能是“哀”的,而“歌”的部分,应当是献给短暂爱情的。

《雨》

作者:(马来西亚)黄锦树

版本:后浪|四川人民出版社 2018年3月

在马来西亚,华裔是占比第二高的人群,基数很大,作家黄锦树就是华裔马来西亚人。他1967年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1986年赴台求学,1996年起任教于台湾暨南大学中文系至今。

上世纪二十年代以来,马华文学长期受中国现代文学的影响,却往往文字粗糙,艺术性不高。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受到港台文学的影响,马华文学取得了迅猛发展,其中的佼佼者就是黄锦树。虽然用汉语写作,但黄锦树的写作没有离开自己生长的土地——那个被热带的雨不断冲刷的地方,因此他的作品虽是华语文学,展现的却是马来西亚的历史与文化。

“雨”是马来西亚重要的日常体验,他的短篇小说集也以此命名。离乡多年以后,黄锦树在文字中重回儿时的背景,用相互独立又交叉的16篇作品,展现了马来西亚的生存境况。在以“雨”为统一名称的八篇(一号到八号)作品中,他让一家四人在不同篇目中经历着各自的死亡和失踪,就像互相平行的世界,或说就像变化万千的迷宫,在这迷宫中,马来华人生存的艰辛被展示,人性的多种可能被演绎。

《人虎》

作者:(印尼)埃卡·古尼阿弯

译者:吴亚敏

版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10月

埃卡·古尼阿弯1975年生于印尼西爪哇省打横市,是一位比较年轻的作家,但在印尼很有知名度和影响力。其小说代表作《美丽是一种伤痛》被《纽约时报》列入“百部值得关注的图书”;2016年,古尼阿弯更是凭借《人虎》成为印尼首位入围国际布克奖的作家。

《人虎》是一本颇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小说,属于马尔克斯式的写作。从这一点也可看出,当代文学在发展的过程中,吸取外国优秀文学的写作经验是很多国家都会选择的方式。而《人虎》可以入围国际布克奖,也说明国际上对魔幻现实主义写作的长期认可,要知道,马尔克斯获得诺奖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不过这种长期认可产生的影响,可能是好坏参半的。

《人虎》讲述了一桩少年杀人故事。作者借鉴本土传说,让少年马吉欧的身体里藏着一头雌虎,当控制不住时雌虎便会出来咬人。马吉欧生活在印尼的一个海滨小镇,父亲冷酷暴戾,不时对母亲实施家暴,母亲因此逃避,找了情人安沃尔·萨达特。马吉欧同样憎恨父亲,希望萨达特迎娶母亲,遭到萨达特的拒绝,马吉欧因此愤怒,释放出体内的雌虎,咬死了萨达特。这一愤怒是少年的反抗,不仅是对萨达特,也不仅是对父亲,而是对印尼整个父权社会的反抗。

《儿子,你要活下去》

作者:(法)品雅特海

译者: 李广平

版本:花城出版社 2014年1月

品雅特海是柬埔寨裔法国人。在柬埔寨生活期间,他曾是“优秀学生”,去加拿大蒙特利尔理工学院留学,学习土木工程专业,爱好社交活动,被选为大学外国留学生联谊会会长。1965年毕业后,品雅特海回到柬埔寨,在公共建设部工作,和财政部官员的女儿结了婚,生了儿子,“全家似乎都有一个锦绣前程”,如果不是遇到红色高棉统治。1975年至1979年,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三年零八个月,实施空城政策,将金边二百多万人全部赶到农村,强迫他们劳动,开荒种地,整个柬埔寨几乎成为“一座大监狱农场”。人们长期忍饥挨饿,在过重的体力劳动下人成片成片地死亡。据说,在这短短几年,柬埔寨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品雅特海一家十八口人全在这场“二十世纪最大的人为灾难之一”中丧生,只有品雅特海一人,翻山越岭逃到泰国,而把儿子托付给了别人,和他一起逃跑的妻子迷失在森林中。后来,品雅特海移居法国。

书写这样一部回忆录是极度痛苦的:1975到1977两年时间的非人生活,政治的高压,饥饿的侵袭,妻子和儿子的死亡。在文字中再次经历如此梦魇,需要极大的勇气。但写出来,也是对自己悲惨过往的一个交代,更重要的是,这不仅是一部个人回忆录,而是那场骇人听闻的人为灾难的详细记录。

《吻别孩子,吻别马尼拉》

作者:(新加坡)黄孟文

版本: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3年4月

东南亚几国文学的特点之一是大都有华语文学,其中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较为知名。新加坡小说家黄孟文祖籍广东梅县,出版有小说集《再见慧兰的时候》《我要活下去》《黄孟文微型小说选评》等,曾获新加坡文化部颁发的文化奖(文学),及泰国颁发的“东南亚文学奖”,是新加坡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近些年,黄孟文致力于微型小说的创作与研究,是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创会会长。《吻别孩子,吻别马尼拉》收录了作者52篇微型小说,虽然篇幅短小,但以小见大,写作技法丰富,且很多篇章具有明显的哲学意味。这样的写作无疑增加了华语文学的丰富性,对中国本地的文学也是个重要补充。

撰文 | 新京报记者 杨司奇 李妍

在东亚的五个国家——中国、日本、韩国、朝鲜和蒙古——中,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是我们最为熟悉的文学生态,而韩国、朝鲜和蒙古文学则显得略为生疏,这背后,有历史文化等多方面的原因。近年来,韩国文学渐渐进入我们的视野,为世界读者所发现和研究,但朝鲜作家李箕永、韩雪野,蒙古作家达·纳楚克道尔基、达姆丁苏隆等,依旧是我们所不熟悉的写作者,这些被遮蔽的文学,或许还需要更长的时日为我们所认识与接受。

因为地理、文化与历史的渊源,在亚洲诸国之中,中国读者对日本文学最为熟悉,即使不那么热衷文学的读者也能很快说出几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东野圭吾、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三岛由纪夫、太宰治、渡边淳一、古川俊太郎等等,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在许多书店的畅销书排行榜上,日本文学也总是占据最前列的位置。日本文学的耀眼,一方面是其积极学习西方以及战后知识分子严肃反思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根植于日本独特的文化传统。

11世纪平安朝女作家紫式部的长篇作品《源氏物语》是理解日本文学的一把关键性钥匙,通过这条路径,我们可以追溯日本近代“私小说”、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等许多现当代重要作家的精神源流。日本的《源氏物语》与中国的《红楼梦》一道,也是西方想象中国的一个入口,比如法国作家尤瑟纳尔曾根据东方传奇故事写过一部《东方故事集》,其中有一篇《源氏亲王的黄昏恋》即是取材于此。由《源氏物语》开始,日本出现了“物哀”这一审美理想,作为日本悲剧的一种独特风格,它不像古希腊悲剧那样悲壮、有着无限的力度与剧烈的矛盾冲突,而是弥漫着一种均匀的、淡淡的哀愁。这种悲剧是内向的,所有的冲突都发生在人物的精神世界里,呈现出的亦是日常生活的悲剧性。这种“物哀”式的精神底色不仅是日本文学的一大特征,在日本的许多电影导演那里,如小津安二郎、成濑巳喜男、是枝裕和,都可见出这条幽深的精神脉络。

对许多推理小说爱好者来说,日本文学更是一座丰富的宝库。比如江户川乱步梦幻绮丽、光怪陆离的变格小说。江户川乱步被奉为日本推理文学的开山鼻祖,江户川乱步奖更是日本最具权威性的推理文学奖项,东野圭吾、桐野夏生等作家都是凭借此奖崭露头角。江户川的小说尤以短篇取胜,比如他的《人间椅子》,充满奇思与怪诞的想象,只寥寥千字,便勾勒了一幅幅昭和时代的异色图景。

日本诗歌也有着久远的历史。日本第一部诗歌总集《万叶集》至今对日本的诗人生成谱系有着巨大影响,其在日本文学史上的地位相当于汉语世界的《诗经》。《万叶集》汇集了和歌这一传统诗歌样式,而从和歌到连歌再到俳句,日本诗歌也经历了一段重要发展过程。关于俳句,它的存在总是与古代诗人松尾芭蕉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到了现代,正冈子规、石川啄木等人渐渐成为俳句的新代表。石川啄木开创了日本短歌的新时代,他的诗歌一如他早逝的生命,短促、悲哀、可爱、坦诚,尤其善于捕捉日常生活的瞬间感受。

在日本文学中,还有一脉独特的传统,来自日本的“能乐”与“狂言”,这是古代日本两种重要的戏剧样式。能乐是日本典型的古典舞蹈,因其神秘为上流社会所钟爱,被称为幽灵的艺术,其曲目分为现在能和梦幻能两种,为了呈现一个幽玄的世界与超现实的人物,演员们会以面具出场。能乐的演出杂以狂言,是在能乐演出幕间休息的时候,为调剂观众情绪而演出的一种短小的幕间滑稽喜剧,后来慢慢独立地出现在舞台上。能乐延续的依旧是日本含蓄蕴藉、谐调典雅的传统精神底色,而狂言则显示了一种溢出的精神,作为一种调剂短剧,它以诙谐为旨趣,面向普通大众,充满了游戏主义倾向,后来的井原西鹤等市井文学创作者都深受影响。在小说家三岛由纪夫的《近代能乐集》中,也显示了其渊源。

这些戏剧大多取材自同名的古典能乐剧本,三岛将能乐的神秘与现代的理性结合在一起,营建了独特的艺术世界。在日本现代导演北野武、寺山修司的身上,我们亦可以看到某些精神的遗传。寺山修司是日本昭和时期的前卫艺术家,不但创作戏剧电影,也写短歌俳句、诗歌评论、随笔小说。他的随笔集《扔掉书本上街去》是一本写给当时日本年轻人的书,书名“扔掉”二字在文中多次出现,但他的“扔掉”并不消极,他所想要传达的,是希望青年们从这个行为中获得反思与行动的勇气。

无论是与同为近邻的日本文学比较,还是跟被称为“韩流”的韩国大众文化比较,韩国文学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力都显得稀薄。或许可以说,韩国流行文化的强势,对于韩国纯文学来说,不仅不是助力,反而成了某种程度的阻碍。在中国市场有过不错表现的韩国文学以影视剧改编原著为主,比如《菊花香》《那小子真帅》,乃至于《熔炉》等。

在搜索引擎或学术网站上搜索“韩国文学”,排名靠前的结果都是“韩国文学在中国为何缺少存在感”、“韩国文学国际影响力为何不敌‘韩流’?”等等。这有着历史、文化、政治等多方面的原因,但实际上,如果有兴趣了解和阅读韩国文学,已经译介为中文的作品也已经不少。高银、朴婉绪、黄皙瑛、崔仁浩等韩国元老级作家的作品,申京淑、韩江、金英夏等新生代作家的作品,都可以找到。

韩国与中国同属汉字文化圈,在传统上有着密切的文字交流。而近现代历史的相关和相似,也让中韩分享着相近的现当代文学史进程,更深入的彼此关注与了解是可以期待的。近几年,韩国作家的作品在国际奖项上表现突出,而新一代韩国作家对都市生活和现代人心理的呈现,也可能让年轻的中国读者寻得共鸣。

《春天 得以安葬》

作者:(韩)高银

译者:金丹实

版本:新星出版社 2016年1月

1933年出生的韩国诗人高银,是诺贝尔文学奖多年热门人选。他经历了日本占领、朝鲜战争和韩国民主化运动,曾出家为僧,又几次入狱、几次出狱。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和复杂的心理创伤,让他的诗歌写作在平易和素净的同时,永远与时代、民族命运紧密相连。《春天 得以安葬》是高银的一部诗歌自选集,由他本人从1960年至今的作品中精选诗作百余首,包含不同阶段的优秀作品,是对高银创作风格和创作历程的完整呈现。

《素食主义者》

作者:(韩)韩江

译者:千日

版本:重庆出版社 2013年7月

这本小说是出生于1970年的韩国新生代作家韩江的作品,获得了2016年度国际布克奖。小说讲述一位韩国媳妇英慧受到一次梦境的刺激后,忽然决定戒掉肉类,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随后,她的妄想症和种种颠覆性的行为愈演愈烈……作者借此探究人类内心压抑的复杂情绪。2016年获奖时,国际布克奖评委会主席称它“以忐忑又优美的笔调,描绘了一个普通女性对紧紧束缚自己的所有守旧传统与思想的抵抗……揭示出这种强烈对抗对于女主人公和她身边所有人的冲击”。

《我有破坏自己的权利》

作者:(韩)金英夏

译者:薛舟、徐丽虹

版本:花城出版社 2009年2月

《我有破坏自己的权利》是金英夏的成名之作。这是一部关于自杀话题的作品,描写了一位虚拟职业者“自杀引导代理”如何在社会上寻找合适的“委托人”从而帮助其自杀的故事,看似荒诞的情节设置,揭露的是人内心中被遮蔽的真实恐惧与绝望感,是作家对韩国当代普遍存在的忧郁进行的冷静剖析。因为这一议题的普遍性,小说在世界各国翻译出版,得到了较多的关注。金英夏的短篇小说集《哥哥回来了》近几年也有中文译本,同样是他所擅长的对都市生活与感受的冷静描写。

本文原载于2019年5月18日《新京报书评周刊》b02、b04版。作者:张进 杨司奇 李妍;编辑:李妍 徐学勤 榕小崧;校对:赵琳。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分隔线----------------------------
随机新闻
  • 10多艘舰艇把守印度洋:印13亿国民集体欢庆,伟大时刻来临

     日前,据印媒报道,印度先后已派出10多艘海军舰艇,将印度洋上各国船只往来的关口要地把守的密不透风,所有想穿过此海域的船舶都得在经过印方批准后才能被放行,硬生生的将大片国际公海圈进了自家后院。此消息传出后,当即就引起印度13亿全国人民的关注,甚至还有大批印度网民狂敲键盘欢呼,这是印度史上又一伟大时刻的来临!不过,对此有相关军事专家认为,印度海军这一举的最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把控石油资源的运输。

  • 朱婷13分力挽狂澜,瓦基弗银行3-0战胜伊萨!土超决赛总分2-2

     北京时间4月25日凌晨,土超女排总决赛第4回合的较量正式打响,由瓦基弗银行客场挑战伊萨奇巴希。大比分落后的伊萨奇巴希无力回天,瓦基弗银行以25-13先下一城。第2局耶斯扣球失误,伊萨先拿1分,高兹德4号位得手,伊萨一传失误主动送分,瓦基弗银行迅速反超比分。随着朱婷4号位扣打斜线直挂死角以及发球直接拿分,瓦基弗银行一度领先6分。在战至23平之后,瓦基弗银行连拿2分,以25-23胜出,并以大比分3-0

  • 正元香槟城 VS 世代华府在当涂谁更胜一筹?

     小区基本信息pk小区配套设施pk正元香槟城小区为市政供水、220v、停车位为:地上停车位,地下停车库,买房送车位。世代华府小区为市政供水、220v、填写电梯的具体描述、停车位为:地下停车位,具体数量待定。。

  • 飘雪的古镇,无人惊扰的美……

     踏着青石板寻着旧梦在一场古镇的雪中静静走着俯仰之间皆是飘飘洒洒的雪花举目所望粉墙黛瓦处处留白素雅的一个雪中世界,好干净行走在雪中的古镇世界清寂时光流转老去的故事仿佛早已经被岁月掩埋却似乎又要从那一串渐渐被白雪覆盖的脚印从头说起不似往日的热闹下雪的古镇以一份凛冽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份古镇的美得以无人惊扰这份古镇的美得以保留,那份最初的纯净皑皑白雪中古镇亦有一种别样的古典美翠竹承雪黛瓦结冰

  • 8月入市新盘减少优惠力度增大 初见“金九”苗头

     以下部分为已公布预售证,但因各种原因尚未纳入网签系统的楼盘及楼栋。而据合家网开盘对开盘、加推楼盘的统计,8月至少有4个楼盘首开及加推,入市至少464套房源。开盘楼盘数和房源套数环比7月分别下降56%、70%。

© Copyright 2018-2019 pacettirv.com 网上电子游艺 Inc. All Rights Reserved.